我要買車 | 我要賣車

黃石116二手車公告

黃石二手車講解撞了豪車該怎么賠?

[2014-10-04] 來源: 作者:116 點擊:

黃石二手車講解國慶長假,照例又會出現堵在路上的一幕,不過,比起與豪車發生事故,堵在路上不算什么倒霉事。

去年12月,廣西的一位個體司機,在超車時擦掛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且負事故全部責任。事故后,勞斯萊斯的車主將這個司機告上法庭,要求賠償137萬余元。廣西桂林雁山區法院審理后,判決保險公司按全部保額20萬賠償原告,剩余105萬元,由司機負責賠償,司機掛靠的運輸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現在,道路上的豪車越來越多,與豪車發生一個小事故,就會讓人陪個幾十萬,上百萬,如果發生了一個大事故,甚至會傾家蕩產。有人據此編了一道陰損考題:要是你的車子失控,前方左有一豪車,右有一路人,你是撞車還是撞人?

所以,雖然從法條角度,廣西法院的判決并沒有錯,但是,如此賠償,肯定存在不合理之處。那么,這個不合理之處到底在哪里呢?我個人認為,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加以分析。

首先,從豪車價值的構成看——

會計中有公允價值(Fair Value)的概念,指熟悉市場情況的買賣雙方在公平交易的條件下和自愿的情況下所確定的價格。在事故賠償中,雙方已經不是自愿狀態,但這并不是問題之所在,所有的賠償都不是自愿的,這并不意味著賠償金額不是“公允價格”,問題的關鍵在于豪車維修的價值構成。

豪車的修理服務是高度壟斷的,只能在4S店修,消費者的需求毫無彈性,修理方可以索要更高的價格。比如,對于一般依靠鈑金與補漆能修復的車損,豪車一般都是只換不修,顯然,這樣費用會更高。

某種程度上,豪車昂貴的維修費用,只是豪車高昂的售價的一種延伸。

豪車的價格,除了通常車輛的研發制造成本之外,還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塑造品牌價值,聲譽、定位、形象,比如只換不修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種彰顯格調、檔次的做法。所以,作為一種商品,豪車不僅具有交通功能,也有奢侈品的功能,這也就是說,豪車的價格中,不但包含了其作為正常交通工具的價值,也包含了其作為奢侈品的價值。

那么,從道路的屬性的角度,該如何看待奢侈品進入道路?

這就進入了討論此問題的第二個角度:道路交通法規的經濟目標是什么?——

道路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在道路上面,人需要去應對本來并不適宜人的生理特征的速度,這從根本上決定了人在道路上必然會犯錯。

在現實生活中,保險可以分擔跟車距離過近、處置不當等行為的后果,也能分擔違反交通法規的違法行為的后果,但卻不會分擔刑事犯罪、酒后駕駛等行為的后果。這是因為前兩者,從整體上看是不可避免的。

既然完全杜絕是不可能的,犯錯是必然的,所以,道路交通法規潛在的經濟目標,并不是杜絕事故,而是在可接受的代價下,維持交通的正常運行。

比如,速度與事故有著正相關性。一味為了速度帶來的經濟性,在高速下發生爆胎、剎車失靈很容易造成重大車禍,但是,一味為了安全,把速度限制在60公里以下,卻是非常不經濟的。所以,最終的妥協結果就是在現有的技術,成本之下,把高速的速度定在120公里。 所以,從經濟上看,交規是一個成本與效率妥協的產物。

而這個可接受的成本,必然與車輛的價值有關。打個比方,如果道路上都是價格500萬以上的車輛,那么交規規定的前后左右的車距都會變大。實際上,當豪車上路的時候,周圍的車都會離得更遠一些。這就意味著,反過來說,道路交通法規,實際上,有一個潛在默認的交通工具的合理價格。

顯然,這個價格遠低于豪車的價格。現在出現了讓很多人欲哭無淚、傾家蕩產的案例,實際上是把豪車作為奢侈品的一部分價值,當做了正常的交通工具價值進行保護。但實際上,道路交通安全法規潛在默認的價格大大低于這個水平,也就是說,這個情況實際上已經超出了交規的法理來源,在交規的“預期”之外。

不過,雖在交規的預期之外,但卻在豪車車主的預期之中。

這也就是討論豪車事故的第三個方面,豪車車主的合理預見義務——

豪車車主了解的信息更多,對事故后果的預計比一般人更清楚,另一方面,對大眾而言的“撞豪車”小概率事件,對豪車車主而言,卻是大概率的,所以,豪車車主應該具有合理預見的義務。從這個角度看,開天價豪車上擁擠道路的行為,在本質上,就近乎于碰瓷了,就如在節日狂歡的廣場上,帶上一副價值數十萬的眼鏡。實際上,在很多小孩溺水案件中,如果魚塘主沒有盡到合理的警示、防范義務,小孩進魚塘游泳溺水死亡,法院會判決魚塘主承擔次要責任。

所以,豪車事故的賠償,不是一個單純的私有財產保護問題,而是在道路這樣一個更具體的環境中, 財產保護,合理預見的義務的分擔問題。

這個問題的最根本出發點是道路的性質。道路具有公共屬性,其任務是高度秩序化的去承載交通,本身是一個具有相對高風險的場所,不適宜展示奢華。所以,交規保護的財產,其數額應限于交通功能的合理所需范圍,而不應覆蓋非交通所必須的奢華財產。奢華部分的財產保險,應由其他保險功能來提供。比如,如果豪車廠商規定,再小的破損,都是整車置換,對于車主來說,只要他愿意承擔這個費用,享受這種高檔次帶來的滿足,那就是正常的市場交易,但是,這部分炫耀的價值,并不應該當作合理的交通工具的價值。

所以,應該確定一個交通功能所需的合理價值范圍,根據現實情況,比如80萬、100萬,即在這個數額之下,都可認為是為了滿足必要的交通功能,超出這個數額則是一種展示奢侈需求。這就意味著把一般人的合理預見義務限制在某個數額以下,只要不是故意造成豪車損失,僅僅屬于道路上的正常的過錯、違法行為,那么,就只應該承擔正常交通工具價值范圍內的損失。對于超過這個數額的損失,考慮到道德風險,責任方應按一定比例負擔,其余部分,或由車主自己承擔,或通過保險分擔。

自欺欺人一尾中特